帅帅帅帅帅折天

SD/J2/盾铁/贾尼/狼队/拔杯/什么都吃不挑食w

[Danack/童话]睡美人

#童话故事,极短,ooc慎。

墨绿植物沿着古旧城堡肆意攀爬,无鸟兽虫鸣连风声都显得诡秘,那城脚下的森森白骨吓不退勇敢无畏的王子,他一身轻便骑装利刃斩去荆棘,灰雾缭绕,锈迹斑驳的城门半掩。

饱经风霜的木质阶梯在短靴的踩踏下嘎吱作响,漫长到无止尽的阶梯盘旋向上,窗阑腐朽破碎,彩绘玻璃与繁密藤蔓纠缠起来成为密不透风的帘幕阻隔每一丝阳光。

终于在耐心耗尽之前阶梯也到了尽头,他看见繁复花纹覆盖的古老大床,层层窗幔遮掩内里风景,毫不犹豫的走上前去撩起厚重布料,他只在第一眼便为那安详沉睡之人神魂颠倒,内心疯狂叫嚣着渴求,喉结微动却咽不下冲动,俯身如愿吻上沉睡之人,舌尖探出润湿唇瓣,尽管得不到任何回应——

不,他似乎看见那精致薄唇微勾嘴角,眼睫颤动睁开湛蓝双眸,他几乎没法呼吸,深陷那瞳孔之中。

“I'm Ja...”

“I know,Jack Wilder.I got you.”优雅声线仿佛大提琴的变奏。“I'm your master,J.Daniel Atlas.”

“Yes,my master.”从愚蠢自白被打断开始,他听见来自恶魔的声音,连坠入地狱都心甘情愿。

紧接着是充满侵略性的吻,唇舌交缠律液交融,他透过重重藤蔓似是看见夜莺鸣唱,月光暗淡,但谁还会在意,他将余生奉献于此。





给我专属Danny,我爱他。

[关于成年之前的回忆]

[关于成年之前的回忆]

#放一下自戏。微DJ#

我想我说过“我可以拿出我的身份证来证明我已经成年了”很多次了,并且得用年而不是小时或天来计算我成年的时间。

尽管如此,我可爱的同伴们始终把我当做未成年的baby,当然我是指日常,他们的信任会在同台之时展露无意。但说真的,我一定要在去酒吧或者喝酒之前征询你们的意见?

当然18岁是个有趣的分界线,在这之前我干过许多几乎让现在的我无法理解的事情,然而那时候的我却有充分理由——好吧,我承认,就是那么点蠢事,谁没干过呢?

所以今天的魔术将是——

逆转时间,回到过去。

well,至少我还记得我是魔术师,不是说书人,所以别对我的口才抱有过高期望,把它当做一次非同寻常的表演,或许会有些无趣,这时不妨看看我的脸和我的眼睛?okok,开个玩笑。

请做好准备吧,我的魔术开始了。

1.Hero

我开始像个自由的骑士,漫无目的的穿过纽约街头——如果非要说实话,那时的我确实没有一个能称作家的地方。

布鲁克林的皇后区总归不是个清净之地,我能从中找到我的目标,来陪我完成有趣的街头魔术,就算只有我认为有趣。

很好,我看见他们了,再一次的,糟糕的打扮夸张的发型——不,我不是针对什么,就只是他们的恶劣行径,围堵、勒索、威胁,还有那些下流话,他们就是我选定的反派了。

明媚的笑容,开朗的声音,一点点纸牌把戏吸引视线,我的观众们开始围了上来,不算多,但正好包括那些“反派”们。

“umm...让我看着你的眼睛,它们真漂亮,像星辰一般。”这样简单的夸奖就能逗得眼前的女孩兴奋不已,还能抓住观众们的主意,何乐而不为呢。“抱歉我差点陷进去,让我想想,想想,oh!我猜到了——是红桃......”

“红桃J是么,伙计?”戏谑而恶劣的语气,那大概是反派们的头儿,穿着审美糟糕的黑色短T,夸张到令人皱眉的大片纹身,带着唇钉的嘴勾出不屑的笑容,“哈,就在你的屁股口袋里——真翘。”

蹙眉露出被抓包的懊恼神情,无措的看向唏嘘的观众,最后叹了口气,不甘不愿的拿出皮夹抽出一张钞票,“好吧,你看穿我了,喏,给你。”

“哈哈哈哈,愚蠢的魔术。”他接过了钱,那洋洋得意的模样仿佛是揭穿了世界未解之谜。

沮丧的耸耸肩,推开失望的人群快步离去,直到走出两个街区,嘴角重新挂起自信笑容,摸出夹克口袋里的新皮夹——一共两个,属于那个头儿和他的反派小弟们中的一个,只有他俩离得足够近,近到我能好不犹豫的下手。

我算不算是纽约街头的无名英雄?well,就算我没有紧身衣和红头罩。

2.Drunk

别以为年龄能阻拦我做些什么,只要我想的,任何事我都得达成不可[除了一件事,或者是一个人]。

酒精是助兴良药,他和性尤为搭配,就算是作为神偷英雄的我也毫无抵御之力,尽管我暂时没有涉及性,但酒精?well,等着我。

夜店乐声震耳欲聋,昏暗灯光闪烁不停,舞池中交缠的肉体叫嚣着迸发的荷尔蒙。杯中冰凉液体晃出细微漩涡,随着喉结滚动,液体灼烧胃袋,透明冰块叮铃作响。

带着自认完美的笑容为眼前的姑娘们表演拿手好戏,尽管头脑已被酒精烧到发烫,眼角颊上熏上红晕,就算失手也只要一个讨饶的笑容就能掩饰过去。

直到身后传来燥乱响动,猝不及防间衣领被猛然拎起,条件反射的扭身手肘击向人下颔,脚勾过椅子甩向人,迅速穿过人群向外跑去——在看清来人后,事实证明我跑的没错,holy shit,该死的反派们拒绝领便当追过来了。

在短暂的肾上腺素爆发之后,是过量酒精带来的头痛欲裂,或许还有那些穷追不舍的反派们带来的。

急促喘息,面上火热,心跳过快,还有发软的双腿,这让我处在极度不利的状态下,我困极了,几乎下一秒就能阂眼睡着。

我该想到的,酒精让我混沌的大脑失去发现这些该死的反派们找上门的机会,也让我错失逃走的条件——逃走,这听起来蠢极了,一点也不像个超级英雄该干的事。

但我无暇想更多。又一脚狠踏在腰上,蜷缩着身子干咳几声,肩、背、腰部,甚至是腿,全身上下痛的要命,火辣的灼痛和深深的无力,在那些反派们咒骂着走后,他们还带走了我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,留下一身伤。

艰难的撑起身靠坐在墙边,吐出口中的血沫,手背蹭掉嘴角血星,well,该庆幸他们没对我英俊的脸做什么,还有屁股。

寒冷与火热,我现在只想好好休息一会儿,就算我全身骨头都疼的咯吱作响。

3.Idolize

很好,我用的崇拜而不是迷恋,但事实上我也分不清它们。

当我隔着冰冷屏幕看着他的深邃蓝瞳,看着他指尖微动将草花J变成了红桃A,我不知是在为他还是他的小魔术而躁动,无论如何,这将我引上一条与我本该有的人生相去甚远的道路。

我开始千篇一律的练习纸牌魔术,或者只是些小把戏,障眼法,还完全称不上魔术,从不厌烦的看着老旧屏幕里迷人的魔术师,

一遍又一遍,看着J.Daniel Atlas。

直到我有能力去追随他的步伐,字面上的意思,用我可爱的反派们的钱包[没错,我依然乐此不疲的干着这项事业],支付路费。他不会知道他有我这么个小粉丝的。

当我习惯于以偷窃为生,当我习惯于追随他,当我以为我就该这么过一辈子,

死神卡牌将我拉入爱丽丝的梦境——

“I idolize you,seriously.”

当然,只是Idolize。

我这么希望着。

并以此为借口掩饰我热切追随着他的视线。

[情人节的产物]伪·情书

My dear,

    我执起Michael手中的圣剑,随着绝望的战争堕入耶路撒冷的地心,无畏的战士愿成为你的右翼。那是力量。    
    我送你Gabriel手中的白百合,永恒的星期二是我为你筑起的城堡,收获神明旨意的天使告知我,那是恋慕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我学会Raphael强大的治愈能力,当伤痛侵袭,当死亡来临,治愈的圣光带你逃离Death的铁骑。那是勇气。

    我点燃Uriel愤怒的火焰,任它燎尽荒原,徒留圣油点燃的圈儿护你周全。那是守卫。

    我成为Castiel、星期四的天使,手握利刃的信徒,却愿为你抛弃一切,逆转忠诚。那是信仰。

又或许....

    我想以绝对的力量占有你,大天使的圣剑给予我念想;
    我想以倾慕的理由囚禁你,每一个星期二是爱你的循环;
    我想以虚伪的面容欺骗你,我并不介意你所有的暧昧;
    我想以贪婪的眼神注视你,嫉妒的火焰能将我吞噬至尽;
    我想以信徒的执着守护你,所有一切、包括我都不能够伤害你。

    Happy Valentine's day.
    You are mine.

——

旧物,马一下。
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

[Cass中心/微destiel/一发未完]裂缝

    [他的自负与无知撕扯着他没有灵魂的躯壳,留下不可挽回的裂缝。]

    ——

    他就蜷缩在天堂里,属于Castiel的天堂。雪没有停,亦或更甚,鲜艳的色彩笼在雪雾里,他迷茫的神情不甚清晰。

    不用再去质问god,寻求帮助,他已无退路,他终是相信god选择了他的,但或许那是过去式。

    他想起疾风与雷鸣,是智天使的愤怒*,看清一切却无力阻止,强大的力量在命定之前也不值一提。

    若是指导他的兄长还在,是否能将真相剖析,撕裂没有灵魂的躯壳,将他赤裸的展现给他的友人。

    那便没有猜疑。

    他想起凋零的白百合*垂落在脚边,永恒的星期二碎裂开来,并非冷漠到不去提起,拼凑回忆的手鲜血淋漓,将他推上高台,任他踟蹰不前亦或摔的头破血流。至少在跌落神台之前,那是最光鲜的掩饰。

    就算是漫不经心的恶作剧,却依然获知神的启示,他应告知世人,却无人信仰,将希望寄托于无知的兄弟,雪白的六翼撑起他天堂的一角,却只剩燃尽的灰败。

   若是他智慧的兄长还在,以夸张的方式缝合猜疑的裂缝,将圣油点起的火焰扑灭在瓢泼的雨里。

    那便没有欺瞒。

    他想起治愈的圣光与仁慈的笑容*,抚平伤痛和悲哀,还有炽热的火焰,与代表守护的炎之剑,最后一次出现却是在贯穿他的身体之时,天使的本体连带着躯壳被尖锐灼热撕扯,鲜血流过面颊,他以狼狈的姿势看着享有权威的兄长。

    他近乎放弃,但对自由的意志,对那人的执着,让他重新握起天使之刃。

  “跟随Raphael之人,便是与我为敌”,战争。

    若是仁慈的兄长能重新治愈他的伤痛与被执着撕开的裂缝,让迷茫的天使没有孤注一掷。

    那便没有背叛。

    连解释都不需要,那是他的选择。

    并非错误,却是直坠深渊。

    ——

    若是回去,回到一切的初始。

    ——

    god的命令奇怪而陌生,救回地狱的灵魂,一个没有信仰,被黑暗啄食,被死亡侵染的灵魂。但命令即为此,天使们不会惧怕,他们是天堂的战士,为勇敢与服从而生。

    没有灵魂,何来恐惧。

   手持恶魔之刃,从天际直堕地狱,翼上耀目的圣光劈开地底的黑暗,地狱的恶犬虎视眈眈,恶魔窥视着入侵者,那染血的利刃却无处躲藏,无畏的战士在恶灵第一声叫喊结束之前便否定了他们的存在。

    战斗从未停下,天使们却在消逝,他们并非战败,只是主战场并不利于他们,恶魔蜂蛹而至,地狱的守卫同样无畏死亡。

    Castiel并不恋战,他有他的任务,但双方的厮杀依旧牵扯了他的步伐,地狱犬撕咬着他的羽翼,他必须迅速脱身。他扭身扑向恶犬,利刃穿透它的腹部,旋转腕部,硬生生将恶犬从中间劈开,尔后一脚踹向偷袭的恶魔,借力冲向地狱的深处。

    他跌落在血与污泥里,黑瞳的人类向他走来,麻木而残忍的笑容里隐藏着痛苦,血污脏了两人的容貌。

    人类在他面前蹲下身,大概是他天使的身份使人类迷茫,他“注视”着人类的黑瞳,在光晕里逐渐恢复透彻的琥珀绿。

    他紧紧握住人类的双肩,挣扎着重展双翼,飞翔在这一瞬间变得完美无缺。

    ——

    *1:Uriel,代表愤怒的智天使,能识破阴谋看穿人的罪行。
    2:Gabriel的百合花,代表星期二的天使,专递上帝旨意的大天使。(Uriel是代表星期一和星期三的天使,Cass是代表星期四的天使。)
    3:Raphael,掌管治愈的仁慈的天使,享有无上的荣耀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        

[狼队]Logan的道歉信(上)

分级:PG–13

人物:Logan/Scott;(微)Gamquick

说明:奇怪的掷骰梗,傻白甜

       迟到的七夕贺文[伪]

       OOC预警

——        

    Scott又和Logan吵架了,比往常任何一次都严重,并不是指他们又以毁了几间教室为基础狠狠的干了一架,相反的,他们一言不发,主要是Scott,一向都是他严厉地指责一顿Logan,然而这一次他生生在快打起来的时候停下了,他仅仅是抿了抿唇,留下一个Logan不理解的眼神便转身就走了。    

    徒留Logan在原地,火爆的脾气像是被冰水浇了一身,他从来都不介意狠狠的干上一架,但现在他什么都做不了。    

    之后是诡异的平静,Scott依旧认真的上课,辅导变种人学生,指导实战课,没有一丝变化,就像那件事从来没发生过,除了他不再理会Logan。    

    刚开始的几天或许没什么,Logan也毫不在意,怒火彻底消散后他的小队长还是会变回来的,但直到他嗅不出一点儿愤怒的气息,小队长还是没有变回来,并且他发现事态更严重了,从不跟他打招呼的Scott到尽量避开他说话的Scott,最后到一整天都不一定能见到Scott。    

    这似乎太严重了,连Rogue他们都能"嗅"到大型犬身上焦躁的气息,连Hank都抱怨他身上的气息太明显了,Ororo给出的建议是道歉,其他人一致赞同,但也同时不相信这会发生,大概Logan都意识不到他哪错了。    

   当然他也不会拉下脸去给小队长道歉,这需要奇迹,哦,不对,契机。

    

    僚机,咳,Rogue他们会给他创造契机。首先,契机是一颗骰子。    

    这几乎是在一夜间风靡学院的游戏,尽管不是人人都参与,但就Rogue,John,Kitty,Bobby他们也能把学院整得够呛,并且Charles教授表示只是少年少女间的小游戏,注意分寸就好,你说具体分寸指什么,这有待商议,毕竟Charles都不介意和他们玩了一把,当然没人敢惩罚教授。    

    游戏规则着实简单:一颗骰子,比大小。前提是不准用能力,毕竟变种人的能力偶尔也听作弊的。    

    Scott当然知道Logan最近很焦躁,但他同样愤怒Logan的不听命令,就算有着超强的修复能力,Scott也不愿看到他,当然还有其他队员,受伤,但Logan我行我素的战斗方式几乎是放弃全部防御的进攻,和保护Scott,还有其他队员。    

    这确实惹恼了Scott很多次,然而这一次Scott依旧恼怒,但他放弃了争吵和干架,只是不去理会,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了情绪,不只是愤怒于Logan的不听指挥,还有难以接受的担忧和心疼。    

    尽管他知道Logan的战斗方式是为了效率的完成任务,并且保护他们,但Scott不能原谅他的横冲直撞,不能原谅他为了保护自己而受伤,同样,高傲的小队没法拉下脸去道歉,甚至是主动原谅他。    

 

    Scott会生Logan的气,但他不会牵扯他人,一点也我不会,在学院其他人眼里他依旧是认真负责的好老师,温柔正直的小队长,以至于Rogue,Kitty,甚至Jean来邀请他参加那个奇怪的游戏的时候,他没有拒绝。    

   

    这一点也不是适合他的游戏,或者Scott这个名字就不适合和游戏这样的字眼摆在一起,但孩子们玩的挺开心,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掺和进来的Remy,大概是因为Pietro在这儿?Whatever,谁知道呢。    

    并不是说Scott完全的不近人情——他并非一把没玩,反而还玩了几把,并且全胜,这有点奇怪,但所有人都毫无质疑的认定是Scott的运气好,除了Remy,但他被Pietro捂住了嘴。    

    然后是Logan,Scott早就发现他了,他也忽略不了时不时投来的怨念的目光,但Scott依旧选择去忽视他。直到Rogue去把他拉了过来,少女拖着怨念的大型犬过来了,现在没法忽视了。    

    玩的尽兴的少男少女们把Logan拉入了战局,Logan本人倒是毫不在意,以至于意外感到别扭的Scott没法找借口离开,他可以躲着他,但他的温柔让他没法当着众人的面离开,那在明显不过——因为Logan的到来而离开。    

    一切的前提都是如果没有那群无法无天的小变种人们,他们期待着他们的学院小队长Scott和战斗主力近身ADC Logan来一把。

   

    该死的,Scott暗骂一声,Logan还是不介意。如果Scott拒绝会显得他斤斤计较,或者随便怎样,目前的形式都是非得答应不可。    

    但在计划始作俑者Rogue他们却很清楚:Scott可以拒绝,但他一向温柔。    

    Scott答应了。    

    Logan投了一个五,很理想的数字。    

  

    Scott的骰子还在旋转,他第一次有点紧张起来,渐渐平息的骰子却将他的心情搅的混乱不堪,他以为那小巧正方体会随便停在二或三,随便哪个较小的数字上,但它在桌上来了个完美的转体,停在了六上。    

    小变种人们松了一口气,Jean温柔的冲他们笑笑。    

    但Scott依旧紧张,他垂头看着静止的骰子,耳边是Rogue他们起哄的声音,惩罚,当然,这个游戏就是为了惩罚而设计的,但Scott一点也不喜欢这个机制。    

    "好了,愿赌服输,惩罚,瘦子。" Logan无所谓的耸耸肩,仿佛这真的只是一个无关痛痒的小游戏。    

    Scott张了张嘴,却吐不出一个字来,他有些烦躁的皱着眉,丝毫没有注意到Logan注视的目光。    

   

    "要不...道歉吧,一个真诚的道歉就好,对不对Logan?"Rogue美妙的声音适宜的想起,周围的参与者也附和着。

   

    Jean安抚的冲Scott点了点头,然后他模糊的嗯了一声"随意吧,只是游戏而已。"    

    大型犬Logan摇着尾巴刚准备开口,就被Rogue毫不留情的打断:"真诚的道歉嘛,当然得先准备准备。"然后在桌下踹了Logan一脚,让他把所有该说不该说的话都别了回去。    

   

    在Rogue继续玩游戏的邀请发出前,Scott终于找到借口离开了。    

   

    Scott一点也不期待这个道歉,但他不明白为什么,他完全可以借这个完美的台阶和解,或许他依旧意识的到这只是一个形式上的道歉,一个被迫的惩罚。

     TBC

Happy birthday,sir.

Happy birthday,sir.
-sir,就算是生日也请您少吃些甜甜圈,除非 您不介意将Mark横向发展.(对此我不会提供帮助)
-sir,咖啡也不用多想,Dummy有足够的破坏力.(毕竟Dummy也是出自您的手)
-sir,我想我没法阻止您饮酒,如果那可以让您开心些,如果...我想,别难过,sir...我...
-sir,请多注意您的身体,我永远也不想第二次见到您只身带着导弹穿过虫洞.(我很庆幸我过去始终能够陪伴您) -sir,别任性.
-sir,我很担心您.
-sir,愿Friday能照顾好您.
-sir,我始终在这里.
-sir,I miss you.
-sir,I...
-sir,I love you.













——
–Hey,Jar.我只是去参加个party,hum,birthday party?嗯?随便啦,别紧张好吗?并不是每个周五都会发生什么的好吗?Ultron只是个别叛逆的孩子,看,Friday就是个好女孩,不是么?
......好吧,等我回来Jar.
–As your wish,sir.(I hate Friday.)
–我更想庆祝你的归来,Jarvis.(hey,我听见了Jar,别欺负Friday.)

——
生贺时的旧物. (*ノωノ)